男子杀人潜逃29年落网:娶妻生子换身份 不联系

 
在看守所,陈某波交代了作案经过和逃亡29年的经历。 辽沈晚报 图怀疑对方偷了自己挖的沙子,他失手打死对方后潜逃29年,并在潜藏地娶妻生子。8月30日,记者在辽宁本溪桓仁看守所见到了陈某波,当年19岁的小伙子已经年近半百。他说,年纪越大越后悔,“那堆沙子也就十几块钱。”1989年,家住本溪桓仁泡子沿的陈某波在附近河边挖了一堆沙子,“当时村里不少人都到河边挖沙子,筛完了堆在那儿等着卖。”当年7月2日,陈某波外出回家后发现自己挖的那堆沙子少了,找拉沙子的拖拉机司机问,司机承认是自己拉走的,“是于某让我拉的。”陈某波交代,他找到于某后对方也承认了,说“大不了我给你钱呗”,而说回家取钱的于某却喊来自己四哥,也不再承认拉了陈某波的沙子,争吵后哥俩把陈某波揍了一顿。第二天,陈某波又在于某父亲开的商店门口碰到了于某,两人又争执起来一路到了挖沙子的地方,放下铁锹施展拳脚打在一起。这一次,20多岁的于某被19岁的陈某波打倒在地。打倒于某,陈某波也就回了家。可随后赶到现场的于某大哥发现于某情况不对,找车把于某拉回家后于某死亡。陈某波被抓后告诉记者,引起两人争执的沙子也就值“十几元钱”。还在村中闲逛的陈某波听说于某死亡,慌忙回家从父亲手中拿了几百元钱躲进山里,父亲还给了他两个地址让他外逃。当晚陈某波从山中出来搭乘货车一路潜逃,到了黑龙江黑河地区落脚。陈某波交代,他并没找父亲提供地址上的联系人,而是在当地一家砖厂打工。后来,砖厂着火把宿舍烧了,村里统计陈某波等打工人员身份重新办理,陈某波趁机报了假名“陈树军”,“漂白”了身份。按照父亲的叮嘱,陈某波从外逃开始,就再没跟家人联系过。在黑河地区生活了十几年后,陈某波和同村一名女子结了婚,“因为户口已经落在当地,就告诉她自己父母都没了,就一个人。”因为女方有地,陈某波不再打工,在100多亩地上种玉米为生。陈某波说,被捕时自己儿子已经18岁了,本打算给儿子娶媳妇后再回桓仁看看,如果被抓也就认了,没想到还是被警方找到了。从抓捕自己的民警口中,陈某波得知父母都已经去世。桓仁刑侦大队民警沈臣告诉记者,尽管这29年来民警换了一批又一批,却一直没有放弃对陈某波的抓捕,今年再次对此案进行梳理,终于发现了陈某波的线索,确认其藏匿在黑龙江。8月24日,抓捕小组在黑龙江黑河地区陈某波家中将其抓获。陈某波对自己伤人后潜逃一事供认不讳。他说,岁数越大越后悔,“就为了一点小事把人打死了,对不起人家,也对不起自己父母。” 
在看守所,陈某波交代了作案经过和逃亡29年的经历。 辽沈晚报 图怀疑对方偷了自己挖的沙子,他失手打死对方后潜逃29年,并在潜藏地娶妻生子。8月30日,记者在辽宁本溪桓仁看守所见到了陈某波,当年19岁的小伙子已经年近半百。他说,年纪越大越后悔,“那堆沙子也就十几块钱。”1989年,家住本溪桓仁泡子沿的陈某波在附近河边挖了一堆沙子,“当时村里不少人都到河边挖沙子,筛完了堆在那儿等着卖。”当年7月2日,陈某波外出回家后发现自己挖的那堆沙子少了,找拉沙子的拖拉机司机问,司机承认是自己拉走的,“是于某让我拉的。”陈某波交代,他找到于某后对方也承认了,说“大不了我给你钱呗”,而说回家取钱的于某却喊来自己四哥,也不再承认拉了陈某波的沙子,争吵后哥俩把陈某波揍了一顿。第二天,陈某波又在于某父亲开的商店门口碰到了于某,两人又争执起来一路到了挖沙子的地方,放下铁锹施展拳脚打在一起。这一次,20多岁的于某被19岁的陈某波打倒在地。打倒于某,陈某波也就回了家。可随后赶到现场的于某大哥发现于某情况不对,找车把于某拉回家后于某死亡。陈某波被抓后告诉记者,引起两人争执的沙子也就值“十几元钱”。还在村中闲逛的陈某波听说于某死亡,慌忙回家从父亲手中拿了几百元钱躲进山里,父亲还给了他两个地址让他外逃。当晚陈某波从山中出来搭乘货车一路潜逃,到了黑龙江黑河地区落脚。陈某波交代,他并没找父亲提供地址上的联系人,而是在当地一家砖厂打工。后来,砖厂着火把宿舍烧了,村里统计陈某波等打工人员身份重新办理,陈某波趁机报了假名“陈树军”,“漂白”了身份。按照父亲的叮嘱,陈某波从外逃开始,就再没跟家人联系过。在黑河地区生活了十几年后,陈某波和同村一名女子结了婚,“因为户口已经落在当地,就告诉她自己父母都没了,就一个人。”因为女方有地,陈某波不再打工,在100多亩地上种玉米为生。陈某波说,被捕时自己儿子已经18岁了,本打算给儿子娶媳妇后再回桓仁看看,如果被抓也就认了,没想到还是被警方找到了。从抓捕自己的民警口中,陈某波得知父母都已经去世。桓仁刑侦大队民警沈臣告诉记者,尽管这29年来民警换了一批又一批,却一直没有放弃对陈某波的抓捕,今年再次对此案进行梳理,终于发现了陈某波的线索,确认其藏匿在黑龙江。8月24日,抓捕小组在黑龙江黑河地区陈某波家中将其抓获。陈某波对自己伤人后潜逃一事供认不讳。他说,岁数越大越后悔,“就为了一点小事把人打死了,对不起人家,也对不起自己父母。”